“他们”的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蓝梅故事 > “他们”的故事 >

生命黑夜的黎明·冰冷世界的阳光

发布时间:2017-03-12来源:蓝梅中国 作者:杨凤俭

此文是蓝梅姐妹(淋巴管肌瘤病病友)杨凤俭在治病过程中遇到的几件曲折“离奇”的真人事以及她的切身感受,分享给大家。

 

让我们一边为杨凤俭姐妹身体的康复好转鼓掌,一边为我们的白衣天使点赞吧!

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姐妹们分享自己的故事,欢迎来稿。
 


如果要我为他们写一份感动中国的颁奖词

我会这样写:

 

  医  者  仁  心 

 

他们用自己瘦弱的肩膀

担负起了医生的使命,

 

他们用科技的利剑

与死神抢夺生命,

 

他们用执著和爱心

坚持着这场强弱悬殊的战争,

 

只为一次次的生命之托,

他们把生命中所有的力量

化为一缕缕阳光,

照进患者的心间,

也照亮了他们的未来。

    
闪 亮 的 名 字

 

在当地多家医院治疗一个多月

没有效果并声明不再接收后,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

曾经一百五十多斤的我

此刻已经瘦到一百二十多斤,

连独立行走一百米都做不到。

 

“罕见病,

目前还没有很有效的治疗办法,

回家后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慢慢在家等吧。”

 

医生爱莫能助的表情让人绝望;

家人躲躲闪闪的目光

暗示我生命也许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世上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吗?

曾经生龙活虎的我

怎么突然间就被判了死刑呢?

 

求生的本能让我不想就这样放弃,

拼命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于是我爬起来在网上搜寻这种病的有关知识,

 

徐 凯 峰

一个响亮的名字突然间窜入我的眼帘,

他能治! 他会治!

 

没有走过生死边沿的人

是不会体会到那种绝处逢生的喜悦的,

我们一家人喜极而泣。

 

这个响亮的名字像明灯照亮了我们家,

给我们家再次燃起了新的希望。

北 京!北 京!

    在家人期待的目光和祝福声中

我来到了北京。

没想到,

见到徐教授的第二天,

还没有开始检查,

我因乳糜胸插管太久而导致了胸腔感染,

发烧达三十九度。

徐教授建议我回家先治疗好了炎症,

等身体强壮一点才能吃针对性的药物,

协和医院床位太紧根本住不下,

他也爱莫能助。

 

看到我因恐惧而紧张的目光,

他微笑着安慰我说:

“不要紧,吃上药后慢慢会好的,

没你想的那么可怕。”

 

可是,

下一次来又是什么时候呢?

即使这种病能治,

我总得熬到能吃药的时间啊!

 

不得已,

我住进了北京空军总医院治疗胸腔感染。

又是一个月的药物的“狂轰滥炸”,

我的炎症好了,

但虚弱的我连坐的能力也几乎丧失了,

我再次回到了家中,

慢慢等待徐教授说的那个时间。

 

生病的日子格外觉得漫长,乳糜液不退,身体虚弱不堪,什么时候才能等到那个时间啊!

上 海!上 海!

    QQ群上的姐妹向我介绍了上海香山医院的

一位 吴 家 良 医生

说他在治疗乳糜液方面很有研究,

带着试试看的想法打通了他的电话,

没想到他竟然接了,

而且详细的了解了我的病情,

并建议我身体稍好一点去上海,

并答应给我联系医院。

 

可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坐长途车了,

我只好答应他过一段时间再看看。

 

没想到过了五、六天我又收到了吴大夫的电话,

他告诉我不用去上海了,

他要到我们当地出差,

我可以在他到的那天,到他住的宾馆找他看病。

 

家人一听,

简直蒙了,

世上还会有这样的好事吗?

 

一个上海大医院的医生

会对一个陌生的求助病人有这样的善心?

 

他们的第一反应竟然是

会不会是遇到骗子了?

 

现在,

一想到这些,

我都会为那天的这种想法感到羞愧......

 

甚至我准备去的时候

婆家大哥还不忘嘱咐

如果让买药,先尽量少买一点,

试试行不行再说。

 

在如今骗子横行的时代,

一个好人的善行竟然成了人们怀疑的对象,

也真是悲哀。

不是骗,企图什么?

我们来到吴大夫下榻的宾馆,

已是晚上八点半,

吴大夫已和朋友出去吃饭了,

得到我们到达的消息,

他立刻打的回来了。

 

他先问了我病情,

让我填表,

又把了脉,

告诉我明天天亮前

一定把治疗方案发到我的手机上,

前后用了近半个多小时,

我们就离开了,

他也要打的再回去吃饭,

我这才知道吴大夫还没有吃饭,

他的朋友仍在等他。

 

回家后,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

我们收到了吴大夫的治疗方案。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过来询问情况,

当他们得知:

吴大夫没收我们一分钱,

只是为我们出了治疗的方子,

买的药也是我们当地药房的,

而且他还自己付了来回打的到宾馆的费用时,

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不禁感慨:

到底是大医院的医生啊,

素质就是高!

 

那他图的什么呢?

 

是啊,

一个医生分文不取,

利用自己出差的时间

为一个仅有一次电话之缘的陌生人看病,

且还自己搭上吃饭的时间和为此事产生的路费,

这样的人如果心中没有大爱仁心,

又怎么会做到这些呢?

重 生 • 遐 想

此后的一个月

我们都是通过电话联系,

由吴大夫指导着变换药方吃药,

经过吴大夫一个月的精心治疗,

我的身体渐渐康复,

我终于可以有机会再次回到北京,

见到了亲爱的徐凯锋大夫,

吃上了我们的救命药。

 

在这治疗期间我还知道,

近几年来我们国家得这种病的人越来越多,

而专业医生很少。

 

徐教授为了能多看几个病人常常工作到很晚,

我曾亲眼见到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其他科的医生都下班了,

只有我们的徐教授还在上班,

因为当天的病人特别多,

他不想让病人空等一场,

尽管医院规定每天可加五个号,

可是我们的徐教授有时能加到近二十个号,

我还曾在晚上十一点半,收到过他微信发来的诊断书。

 

我现在身体状况良好,

除了上楼还有感觉外

其余的,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

劫后余生的我在庆幸的同时,

内心总蕴藏着无限的感激之情。

 

我常常想:

今天的我已不是原来的那个我了,

我的今天已经完成了凤凰涅槃似的转变。

 

重生的我

是一路陪我走来的医生们的杰作。

是他们

为了一个生命之托而进行的一场生命的接力,

他们的出现

不仅挽救了我的生命,

更是把爱的信仰根植在了我的心中。

 

吴大夫的热情相助,

像一缕春风赶走了漂浮在我周围的自私的阴霾。

 

徐教授的忘我精神,

更新了一个学者型教授在我心中的形象。

 

总以为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

没想到他们个个俯身为民,

甘做人梯,

他们以令人景仰的学术勇气、高尚的医德

撑起了一个个濒临危难的家庭,

 

他们不仅以自己的科学态度在科学的领域里

为人类的进步做出卓越的贡献,

更以淡泊名利和率真的人生态度

诠释了一个医生的人格本质。

 

有时能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这是当今人们对医学的认可,

医者的责任让他们知难而上,

他们不惧困难,

因为他们对生命有博大的爱,

他们让温暖传递,

直到角落里的人们也能看到春天。

 

患者的生命也许依然脆弱,

但是医生的真诚已经坚如磐石。

医生,

让天下所有的人收获慰藉。


上一篇:过了严冬,春暖花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