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故事

当前位置:主页 > 蓝梅故事 > “她们”的故事 >

《微笑》康复全记录-明天的我,依旧会微笑

发布时间:2017-02-26来源:施雪蕙《微笑》 作者:施雪蕙(台湾)

        昨天,09/17/08,台大李元麒教授送了一份大礼给我,我人生中的第一本书——《微笑》。

        这本书对我而言,是“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最佳写照。就在2006年八月,徐绍勛 医师的嘱咐要我写一篇从移植手术后在加护病房开始到当时大约是移植后一年半的复健过程。当我在隔年一月交出这篇名为-微笑的复健文章后不久,在医院遇见李元麒教授的助理景华,他告诉我李教授要将我写的文章出书,乍听之下,第一个反应是吓一跳,第二个反应是很惶恐!我可以吗?我行吗?我一直觉得自己还不够格出书,一本书是要负起社会道德责任的。

        李元麒教授在会中说明了,为何肺脏移植病人如此的少,其他器官的移植案例都在三位数以上,反观肺脏移植的案例却还在两位数中奋斗;一来在器官的取得上较为困难,因为如果是由脑死病人取得,往往由于等待时间较久而造成肺部的感染损伤而不能使用,大约只有其他器官可以取得数的三分之一而已,因此尸肺的捐赠来源明显的稀少。

        二来经过肺脏移植之后,因为肺脏是所有器官中唯一会接触到外界的器官;其他的器官都是包在体内,除非经由血液感染,否则不会像肺脏是必须负起呼吸外在的空气的责任,所以非常容易因为不洁的空气而感然病毒、细菌。教授说世界上第一例肺脏移植的病人并不是死于肺部的疾病,而是因为抗排斥药物的副作用引发肾衰竭而结束生命。加上预防排斥的现象也较为困难,这两点说明了存活的肺脏移植者远远少于其他器官的移植人数的因由。也呈现出要在肺脏移植这块领域耕耘是需要更多的汗水。李教授估计目前肺脏移植者存活最久的记录年限是二十多年左右。台大的移植病例中最久的是13年的陈浮阳女士,目前情况稳定,是一位称职的家庭主妇。

        在会场、书中的医护人员的序文对我的肯定,让我更加惶恐,我的付出是如此的细微而已,不过是和病友聊聊、回诊时顺道去看看病友、写写平铺直述的感触而已,却获得这群一路相伴的医护人员和病友、亲人的赞许,让我体认到我要更加努力、认真的过每一天。

        有位男病友啊!说我在探访他的时候像个妈妈似的唠唠叨叨的叮咛不停!有这么夸张吗?破坏我的名声,我觉得他昨天才像一位唠唠叨叨的爸爸,一直不停的唸我没有送书给某某某某人,喔!他不知道我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吗?!还说他已经从我的病友提升为朋友了!!哈哈!

        回应一下这位男病友明隆,在书中的序文中的一句:上天欠我一个公道!

        上天已经给我公道了!我的朋友。

        我始终抱持着一个心态,在逆境中。

        上天关上这扇门,一定会再打开另一扇窗。

        因此,祂从我身上取走了变质的肺脏,也顺道带走了我过去的黑白人生。

        后来,祂又给我一个更年轻而健康的肺脏,也给了我一把钥匙去打开我的彩色人生。

        小米说过,很多人因为我罹病而离开我,然而也有人因此而走进我的生命。

        你们就是这群人,在我人生谷底的时候走进我的生命,丰富我的生命。

        上天已经给我公道了!

        再次谢谢李元麒教授的美意, 徐绍勛医师、玉玫在极端忙碌之余还要费心这本书,景华、思盈一再校稿和出版社敲定一切事宜,才让这本书蕴孕而生。我凭空得到一本精美小书,我好喜欢!尤其是书内的插图,好可爱又纯朴!原本我是很低调的处理这本书,后来在中午聚餐时,病友淑琴告诉我:要好好利用这本书打知名度!我一听还皱起眉头,我最怕人家注意我了,后来淑琴又说:「帮李教授打知名度!」,喔!对!对!对!一点都没错,李元麒教授是一位很谦虚、忠厚的长者,从序文中得知教授对我竟然如此的了解,教授一定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但是教授不会大剌剌的去展现自己,都是默默耕耘!所以,我们要好好运用这本书。让李元麒教授的名声更加响亮!当然,还有我都笑谈他是“校长兼敲钟”的徐绍勛医师!为了新书的发布会,除了担任主持人之外,还亲自布置和搬饮料给大家喝。

        昨天在高铁上,一边看一篇篇的序文,一边眼泪直流,还好旁边没有乘客,要不人家可能以为这个人是不是疯了!承受大家的爱,我此刻的心情只想大声的说: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真的非常幸运的人。